分享到:

吳瓊:行走在古典與時尚間的“小嚴鳳英”

吳瓊:行走在古典與時尚間的“小嚴鳳英”

2020年04月29日 10:11 來源:光明日報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走近文藝家】

  她是當代黃梅戲表演領域的“五朵金花”之一,被行內稱作“小嚴鳳英”。她學過音樂,做過歌手,拍過電視劇,還演過話劇、音樂劇,大概是黃梅戲表演藝術家中跨界嘗試做得最多的一位,利用從不同藝術門類中汲取的營養為傳統黃梅戲帶來了一抹亮色。

  當今戲曲人大概有兩類,一種是追求原汁原味,嚴守前輩的“玩意兒”,不越雷池一步;另一種是敢于嘗試、創新,不斷把傳統藝術玩出新花樣。黃梅名家吳瓊,顯然屬于后者。

  近一段時間,吳瓊的抖音玩得風生水起,唱唱戲歌、票票京劇,最主要的還是演唱、介紹、推廣黃梅戲。

  玩抖音的主意,最初還是粉絲出的?!拔业礁鞯匮莩?,好多粉絲跟我說,‘老師,你開個抖音吧,這樣我們就能經常見到你呀’?!眳黔傉f,那時,她還不知道抖音是什么,也沒認真考慮用新媒體推廣黃梅戲。了解一番之后,她發覺這確實是個可行的思路?!皠傞_始玩抖音時,我會發一些黃梅戲的知識、唱段以及我的生活點滴,后來越來越集中于黃梅戲。有一天,我女兒說,她的同學刷抖音看到了我,關注了我,覺得黃梅戲非常好聽。逐漸,我的粉絲越來越多了,喜歡黃梅戲的人也越來越多了?!眳黔傉f。

  吳瓊不僅在抖音上普及黃梅戲,還結識了許多年輕朋友,積極了解當今年輕人喜歡的藝術門類和表達方式,思考將其與黃梅戲結合。在吳瓊看來,戲曲的包容性很強,蘊藏著無限可能。

  吳瓊早年成名,被行內稱為“小嚴鳳英”,也是當代黃梅戲“五朵金花”之一。擴展黃梅戲的邊界,探索戲曲與其他藝術“嫁接”的可能性,是吳瓊的長期追求。在眾多黃梅戲演員中,吳瓊大概是跨界嘗試做得最多的一位。她學過音樂,做過歌手,拍過電視劇,還演過話劇、音樂劇。吳瓊覺得,多看看、多學學其他藝術形式的優點,哪怕沒有跨界成功,對自己的表演也會有好處?!半m然有句話叫‘隔行如隔山’,但藝術在審美層面總是相通的?!眳黔傉f。

  2018年,吳瓊跨界主演音樂劇《哎喲,媽媽!》?!栋?,媽媽!》的兩位作曲趙玖玥、熊伽霖對黃梅戲并不太熟悉,吳瓊為他們提供了黃梅戲的基本素材,并共同切磋、篩選,確保劇中的黃梅唱腔地道純正。無心插柳柳成蔭,作曲家對黃梅戲的陌生感、新鮮感,恰恰使得他們的音樂設計突破了黃梅戲的常規形式,不用傳統過門兒,采用人聲和聲來銜接黃梅戲唱腔,新鮮別致。

  解決了“唱”的問題,還要關注“說”。黃梅戲旦角兒以唱為主,念白并不多,吳瓊坦言,她說臺詞的功夫不如演唱那么強?!栋?,媽媽!》中的大量臺詞一度讓她的嗓子感到吃力,于是她調動多年來的舞臺演出經驗,花了兩個多月,去尋找用氣息支撐講臺詞,同時又不帶戲曲范兒的語言感覺和表演節奏,終于能夠應對自如。

  吳瓊勇于跨界嘗試,但從未忘記老本行。在黃梅戲領域,吳瓊同樣是勇于創新的“闖將”。在黃梅戲《太白醉》中,工旦行的她反串生行,塑造了黃梅戲舞臺上的首位詩仙李白。在以往的演出中,吳瓊習慣弱化戲曲程式而強調表演的生活化,對《太白醉》起初也這樣處理。然而,吳瓊在觀看自己的排練視頻時,漸漸發現了問題?!芭輪T演旦角,自然流露,生活化一點沒關系;但反串生行演男性角色,如果沒有程式的加入,觀眾會覺得不像?!庇谑?,她開始調整表演習慣,在該劇北京演出前,又得到黃梅戲表演藝術家黃新德的指點?!短鬃怼吩诒本┭莩龊?,吳瓊獲得了相當高的評價:“把程式‘化’在了人物之中?!?/p>

  吳瓊一向注重演出中觀眾的反響和回饋?!拔以诒本┭荨短鬃怼返臅r候,有幾處觀眾的反應很積極,這是在外地演出時所沒有的,我就想把這種效果鞏固住?!眳黔傉f,“前輩名家之所以能創造經典,正是在無數次舞臺實踐中,尊重觀眾反饋,反復探索、調整的結果。好戲,是演出來的?!?/p>

  好戲是演出來的,也是琢磨出來的。吳瓊喜歡琢磨戲——不僅新創戲要下功夫揣摩,演出過上百遍的老戲,如《女駙馬》《天仙配》,她也總是留意尋找作品的新鮮感?!澳骋稽c上的新鮮感,可以帶動整場演出的興奮點,如果演戲總是一個樣子,那就太過無趣了?!彼f。

  比如,《天仙配》中有個七仙女撞董永的戲,吳瓊時常改變演法,嘗試怎樣撞更有趣、更好看;《女駙馬》中,女駙馬與劉大人的對話,吳瓊就會根據現場演出狀態調整語言節奏,讓對話更有“戲”?!坝袝r候演員說完一句詞,觀眾會笑或者鼓掌,這時候演員就應當停頓,等觀眾的反應過后再繼續念白。如果對觀眾的反響不管不顧一味‘傻’演,效果肯定不好?!眳黔傉f,劇場藝術在一定程度上是演員與觀眾共同完成的,好演員應該有與觀眾互動,把握演出節奏與局面的能力。

  說來容易做來難,這種能力需要長期的藝術實踐積累,才能慢慢培養起來。有一次,她和搭檔演出《紅羅帕》,演到女主人公陳賽金請求丈夫王科舉不要將自己趕出家門這一充滿悲情的段落時,王科舉的一雙帽翅,突然掉了一個。面對突發的舞臺事故,吳瓊不慌不忙地一邊唱著渴望丈夫將自己留在身邊的唱詞,一邊把帽翅拾起來,輕柔地插回王科舉頭上。這個處理既救了場,又符合陳賽金當時的心情。

  吳瓊利用從不同藝術門類中汲取的營養為傳統黃梅戲帶來了一抹亮色。骨子里的傳統與個性中的現代,也讓吳瓊成為今天黃梅戲領域的一道獨特風景。

  (作者:羅群,系青年戲曲評論家)

【編輯:田博群】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美人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