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體壇觀察 | 短大隊開營難覓王濛身影 背后深意幾何?

體壇觀察 | 短大隊開營難覓王濛身影 背后深意幾何?

2020年04月29日 17:19 來源:中國新聞網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4月29日電(記者 岳川) 從“跨界跨項速度滑冰國家集訓隊主教練”,到“速度滑冰和短道速滑國家隊(短大隊)教練組組長”,屬于王濛的首段執教生涯,似乎未滿兩年便匆匆收場。

  短道速滑和速度滑冰體能訓練營4月29日在河北壩上開營,約100名運動員將在這里進行為期兩個月的集訓與考核。據了解,新一屆短大隊將在訓練營結束后完成組建。

  然而這一事關未來國家隊建設的重要場合,卻難覓教練組組長王濛的身影,她也并非本次訓練營的負責人。此間有媒體爆料稱,王濛已被解除了職位。

    資料圖:王濛 圖片來源:Osports全體育圖片社
    資料圖:王濛 圖片來源:Osports全體育圖片社

  作為運動員,王濛擁有輝煌的職業生涯。2006年,初次站上奧運會舞臺的王濛以44秒345奪得短道速滑女子500米金牌。

  2010年溫哥華冬奧會,王濛先后在女子500米的預賽及半決賽中兩度刷新奧運紀錄,并實現了對該項目金牌的蟬聯。之后她又與隊友一起,獲得女子1000米以及3000米接力的冠軍,成為中國短道史上第一個單屆“三冠王”。

  如果不是索契冬奧會前意外受傷,王濛的榮譽或許還有更多。迄今中國代表團自參加冬奧會以來共獲得13枚金牌,其中有4枚屬于她。

中國短道隊教練組組長王濛為隊員作總結。短大隊供圖
中國短道隊教練組組長王濛為隊員作總結 短大隊供圖

  2018年5月,淡出賽道數年的王濛拿起教鞭開啟教練生涯,執掌跨界跨項速度滑冰國家集訓隊。這支隊伍主要負責跨界跨項運動員的訓練選拔工作,成立這支隊伍的目的是為2022年北京冬奧會發現、培養、儲備速滑人才。

  又一年后,速度滑冰和短道速滑國家隊于2019年5月成立,王濛出任教練組組長,成為首位統領這兩個項目的“掌門人”。

資料圖 王濛 <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769358.buzz/'>中新社</a>發 劉長山 攝
資料圖 王濛 中新社發 劉長山 攝

  這是被放在聚光燈下的一職。毋庸置疑,短道速滑是中國隊力爭在北京冬奧會上取得佳績的主力軍,從訓練到比賽自然也最受外界關注。迄今為止,中國代表團自參加冬奧會以來共獲得13枚金牌,其中短道速滑貢獻10枚。

  兩年前的平昌冬奧會,雖然當屆中國代表團的唯一一枚金牌由武大靖貢獻,但作為爭金奪銀的王牌部隊,短道速滑隊交出的成績單還是稍稍低于預期。面對在北京冬奧會上取得中國冬奧會參賽史上最好成績的目標,作出改變也在情理之中。

2018年2月22日,中國選手武大靖在平昌冬奧會短道速滑男子5000米接力決賽后擁抱教練李琰。<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769358.buzz/'>中新社</a>記者 宋吉河 攝
2018年2月22日,中國選手武大靖在平昌冬奧會短道速滑男子5000米接力決賽后擁抱教練李琰。中新社記者 宋吉河 攝

  上個賽季,王濛率領基本以主力陣容出征的中國短道隊參加了6站世界杯分站賽,共拿到10枚金牌,成績尚可。但缺少了世錦賽的考驗,在說服力上多少會有一些欠缺。

  進入北京冬奧周期后,中國短道速滑隊的管理層已不止一次進行調整。與此前幾個周期相比,人事更迭相對頻繁,這其實并不多見。不過國家隊之所以作出如此調整,一定是基于多重因素的綜合考量。

  據新華社報道,冬運中心相關負責人近日透露,短大隊“保著練、養著練、哄著管”現象較為突出,導致體能與技術出現差距。并且隊伍訓練強度低、訓練量小、訓練時間短,個性化訓練不夠甚或沒有;隊伍管理方法手段較為單一,一定程度上存在畏難情緒,隊伍“驕嬌”二氣日益堪憂。

    資料圖:“魔鬼教練”金昶伯曾締造中國女曲輝煌。圖片來源:Osports全體育圖片社
    資料圖:“魔鬼教練”金昶伯曾締造中國女曲輝煌。圖片來源:Osports全體育圖片社

  這也就解釋了,為何以“鐵腕”著稱、曾率領中國女子曲棍球隊歷史性奪得奧運銀牌的韓國教練金昶伯,會以“訓練總監”的身份出現在此次的訓練營中。

  若從成績出發,上賽季武大靖受傷病困擾,成績不算突出,但男子500米仍是中國隊在北京冬奧會上的重要爭金點?!袄蠈ⅰ表n天宇回歸,本賽季在1000米上已有奪金表現。

  此外,任子威等選手也取得了一些進步。今年世界杯德國站,任子威一騎絕塵獲1500米金牌,在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特殊時期傳遞了體育正能量,被國家體育總局通報表揚。

資料圖:韓天宇復出奪冠 張亨偉 攝
資料圖:韓天宇復出奪冠 張亨偉 攝

  但從宏觀看,中國隊的表現缺乏亮點與突破,整體實力不如韓國、荷蘭,在某些有潛力的單項上也逐漸被匈牙利、俄羅斯超越。換言之,面向北京冬奧,中國短道隊還有明顯的可提升空間。

  不過在距離北京冬奧會揭幕不足兩年的時間點上,對隊伍管理層進行重大調整,于外人眼中,這樣的改變或多或少都夾雜著些許無奈。畢竟有韓國、荷蘭、匈牙利等強敵在側,時間是最耽誤不起的資源,執教思路的改變不可避免會帶來時間的靡費。而頻繁調整與長期向好發展,這兩者往往也很難共存。

資料圖:任子威在比賽中
資料圖:任子威在比賽中

  但歸根結底,在北京冬奧會上取得好成績是國家隊上下乃至所有冰雪人的共同心愿,這始終未變,也是一切的出發點。調整過后的短大隊勢必會受到更多關注,這也給這一集體提出了更高要求。

  本月中,國際滑聯宣布2020年世界短道速滑錦標賽取消,短道速滑賽季至此結束。對于教練而言,在這樣一個時間點統籌、制定全盤備戰計劃,肯定要強于賽季中;對于選手而言,暫停脫離比賽的壓力,有助于他們在一個相對寬松的環境下苦練體能、適應新變化。

  而對于中國短道速滑,這次壩上集結,又是一個全新的開始。(完)


【編輯:姜雨薇】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美人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