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邊打游戲邊掙錢?電競陪練師是個啥“神仙職業”

邊打游戲邊掙錢?電競陪練師是個啥“神仙職業”

2020年04月24日 14:21 來源:中國新聞網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資料圖:2019年12月3日,2019WUCG三亞電競節在海南三亞半山半島帆船港開幕,來自中國、美國、韓國、馬來西亞、西班牙等16個國家的高校電競隊伍齊聚一堂,將向《英雄聯盟》、《DOTA2》、《王者榮耀》、《爐石傳說》、《拳皇14》五大賽事項目的全球總冠軍發起沖擊。圖為中國集美大學戰隊進行《英雄聯盟》比賽。<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769358.buzz/'>中新社</a>記者 駱云飛 攝
資料圖:2019年12月3日,2019WUCG三亞電競節在海南三亞半山半島帆船港開幕,來自中國、美國、韓國、馬來西亞、西班牙等16個國家的高校電競隊伍齊聚一堂,將向《英雄聯盟》、《DOTA2》、《王者榮耀》、《爐石傳說》、《拳皇14》五大賽事項目的全球總冠軍發起沖擊。圖為中國集美大學戰隊進行《英雄聯盟》比賽。中新社記者 駱云飛 攝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4月24日電(邢蕊) “王思聰666元一小時當游戲陪練”這樣的話題,日前在微博網友間引發熱議。圍觀“吃瓜”的同時,不少人也對“游戲陪練”這個職業產生了好奇心。

  隨著電子競技行業的快速發展,已經催生出了很多新型職業。電競主播、職業選手已經漸漸進入大眾視野,不再令人感到陌生。近兩年逐漸興起的電子競技陪練師,相比起來,就顯得“神秘”了很多。

  花三百萬找陪練

  “電競陪練師”,顧名思義就是有償陪別人打游戲。用行業“術語”來講,陪練師服務的顧客被稱為“老板”。如果你肯花666元找王思聰當陪練,那么你就變成了他的“老板”。

  打開王思聰所在的游戲陪練平臺,上面陪練的定價在十幾元到幾十元每小時不等。不難看出,王思聰666元的收費遠遠高出了該平臺游戲陪練的普遍價格。

王思聰入駐某平臺當“游戲陪練師”。
王思聰入駐某平臺當“游戲陪練師”。

  俗話說“有需求才會有市場”,“國民老公”兼職游戲陪練其實從側面反映出了不少年輕人存在著“找人陪我打游戲”的需求。

  該游戲陪練網站此前發布的一份行業數據顯示,2019年,共有超過2700萬的玩家在該平臺上尋找“大神”陪自己打游戲,其中約有68%的用戶為“95后”。

  毫無疑問,“找游戲陪練”已經成為這屆電競小青年的一種潮流娛樂方式。對于自己熱愛的電子游戲,不少用戶都展示出驚人的消費能力。以上述平臺為例,去年訂單消費金額最高的“金主爸爸”共計花費308萬元找人陪自己打游戲。而在今年1月24日至2月29日期間,一位來自上海的22歲小伙,平均日消費超過1500元,累計找了12位“大神”陪自己打了1850局的游戲。

資料圖:2019年12月3日,長春健康職業學院電競教育中心內,學生在課堂上練習當下熱門的電競游戲,老師則在一旁教授游戲操作的技巧。該學院2018年9月開設的電子競技運動與管理專業,要求學生們3年內一共學習20余門課程,電競實訓是其中之一。<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769358.buzz/'>中新社</a>記者 張瑤 攝
資料圖:2019年12月3日,長春健康職業學院電競教育中心內,學生在課堂上練習當下熱門的電競游戲,老師則在一旁教授游戲操作的技巧。該學院2018年9月開設的電子競技運動與管理專業,要求學生們3年內一共學習20余門課程,電競實訓是其中之一。中新社記者 張瑤 攝

  百萬人的“新飯碗”

  井噴式的消費需求自然吸引了大量電競愛好者開啟陪練師的職業生涯。據統計,某游戲陪練APP去年一共吸引了290萬的游戲陪練師入駐,而其中有129萬人都通過分享游戲技能賺到了錢。全職陪練月均收入高達7857元,兼職陪練平均月收入達到了2929元。

  在電競行業,電競游戲陪練師可以掙到錢已經成為了共識,而一些身在金字塔頂端的陪練師甚至可以通過這份職業發家致富。此前有媒體報道,一位年僅20出頭的資深游戲陪練師靠著陪別人打游戲年入百萬,而且還清了房貸。

某平臺發布的游戲大神年齡分布。
某平臺發布的游戲大神年齡分布。

  雖然并不是每一位電子競技陪練師都能夠實現月入十萬的“小目標”,但實事求是的說,這個職業至少已經成為一種有機會獲取高薪的個性化職業。

  另外,游戲陪練也可能成為電競圈職業壽命最長的職業。在王思聰入駐的游戲陪練平臺上,游戲大神的平均年齡為23.27歲,年紀最大的為39歲。相比于電競主播日益年輕化的趨勢,玩家對電子競技陪練師的年齡要求似乎并不是太苛刻。

  “游戲陪練”也有官方認證

  在游戲陪練師這個職業受到愈來愈多人的追捧之后,2019年中國通信工業協會電子競技分會發布了《中國電子競技陪練師標準》。這就意味著“電子競技陪練師”得到了官方職業技能認定,游戲陪練也正式成為國家認可和管控的職業。

  該文件將電競陪練師分為初級、中級、高級三個等級,想要獲得職業技能認證,需要通過理論知識考試和技能考核,兩者成績皆為60分(百分制)及以上為合格。

電子競技陪練師認證平臺。
電子競技陪練師認證平臺。

  雖然電競陪練師有了資質認證標準,但是一些游戲陪練平臺并不要求其陪練大神通過技能認證考核。只不過獲得證書的游戲陪玩定價要比普通陪玩高出一截。

  有消息指出,自該文件落地之后,到2020年2月1日的半年時間,電競陪練師總報名(含各渠道預報名)人數在5萬人左右,已通過考核的人數在2500-3000人左右。雖然上述數據尚未得到官方渠道的確認,但至少能幫人們建立基礎的判斷,即想要獲得一紙證書,或許沒有想象中那么容易,而優秀的游戲陪練也只是少數人而已。

  光鮮背后的心酸

  不可否認,這個行業中確實存在著靠陪人打游戲就可以月入十萬的“大咖”,但這些人也只是圈子里鳳毛麟角的存在。相較之下,不少普通的游戲陪練遠沒有王思聰要價666元一小時的資本與底氣。

  在某個游戲陪練平臺上,大把的陪練師從入駐至今都沒有接到過一單生意。競爭激烈的行業里,一名優秀的陪練師除了具備高超的游戲技巧,還要在情商、溝通能力等方面展現出不俗的綜合素質。而作為一名全職陪練師,打游戲或許很快就會變成一種重復、枯燥、機械的勞動。

資料圖:2019年8月23日,2019香港電腦通訊節在香港會展中心開幕。本屆電腦節主題為“科技改善生活,開創無限可能”,眾多資訊產業的知名品牌參展。圖為眾多電競玩家參加電競大賽。<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769358.buzz/'>中新社</a>記者 張煒 攝
資料圖:2019年8月23日,2019香港電腦通訊節在香港會展中心開幕。本屆電腦節主題為“科技改善生活,開創無限可能”,眾多資訊產業的知名品牌參展。圖為眾多電競玩家參加電競大賽。中新社記者 張煒 攝

  面對魚龍混雜的玩家,一些游戲陪練也會遇到目的不純、來者不善的“老板”。說到底,電子競技陪練師也是服務業中的一種,圍繞社交的需求一直貫穿其中。當外貌和聲音也成為玩家下單考慮的因素之后,對于行業的監管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作為一種全新的職業,“電子競技陪練師”的發展無疑還在起步階段。它的背后,沒有想象中的那般光鮮亮麗,有人年入百萬,也有人一無所獲。即便對電競充滿熱愛,陪練師的路,也絕不是說走就能走的。(完)


【編輯:黃鈺涵】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美人捕鱼